最近的进步:学会了编写Docker(部分)和服务器IO优化……

昨天晚上还在感慨自己的2FA没中招,今天只想说Apple我XXXXX。

设计出 iPad OS 15 版本的工程师至少脑溢血十年了。摆个控件就像玩华容道一样。

我有一件2012年奥运会前后在凡客诚品买的文化衫,上面印着「翔,吾胜」。熬了九年,终于把它熬成了个人定制T恤。

搞了一堆窗口管理软件,目前发现最有用的还是直接切虚拟桌面,然后永远不要关闭电脑。干完活儿直接开一个桌面摸鱼用,摸完了第二天回到工作用的桌面继续。

网上的大哥们办法真多,两百块就可以买到一个月限额三万封邮件的Mailgun。

似乎还是缺少某些控件……不过无所谓了。

下午到夜间会迁移服务器,可能丢失部分数据,请登陆网页自行备份。

仔细想了下主要的问题是,最近看了太多英文脱口秀,导致处理材料的时候全是脱口秀语感。

怎么说,这个月的专栏还不如上个月家属代笔之作。

MoneyWiz竟然可以记录虚拟货币资产……

妈的感觉什么都没做就中午了!

现代汉语里最常见的句式「A是XX的」,在语法上显得非常奇怪,部分原因是中文的「是」并不能完全对应到「be」或「being」,所以「形容词」和「被修饰者」的附属关系非常弱。实际写作、翻译有很多种方法处理,并不都很优雅。比较省事的改法是加个程度副词,比如把「我是喜欢你的」变成「我有些喜欢你」,又比如把「他是优雅的」改成「他很优雅」。更多情况,为了不额外添加程度副词,要做相当多改写才能把形容词化的名/动还原,或是把形容词后的「的」摘掉。也可以考虑整体套用民国汉语的写法,在那种语言内部「XX的」并不显得奇怪。

DeepL把Rush Hour翻译成了《匆匆那年》。

Show older
拱廊街

拱廊街,或许是侦探事务所的公开版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