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无事点开拱廊街发现可以打开了,像宅了多天走出宿舍突然发现花开满了校园。然后开心地享用了近一个月的八卦。

天天秀恩爱的楼下让我极度歆羡,每次看到都会嘟囔想谈恋爱。

温度日渐向上攀,我的脚雀跃着想要自由,我于是穿上拖鞋。当习习凉风与我的脚擦身而过,我惊觉路上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穿凉鞋的,顿时有点不好意思。每一个见到我的朋友都为我脚上的鞋子感到惊诧,我的不好意思也进一步加深。可是,可是,明明就二十多度了,可以穿拖鞋了。

周三查寝时我总需要把杂物塞到衣柜里,由于衣柜小,我也只是把他们抱成一团就往里送,所以每次塞进去后东西们都一副正遭受地震的样子。
而看到他们要倾颓的我,都迅疾且帅气地把柜门关上。那一瞬间好像在野原新之助的家里,而我化解了一场本该发生的灾难,是个很厉害的英雄。

由于考VB,我和暌违将一年的数学重逢。似乎又回到高考前,我一面嘴里咬着山楂片,一面被数学嘲弄。

街灯一盏盏向后退,我抬头,见到亮着的月,和同学说看,月亮是最高的路灯。
同学指着状如UFO的灯说快跑,小心抓我们的外星人。

明天要去做礼拜,心中充满期待。

待会要和同学庆祝他的生日。之前因为犹疑不决的回答让他直言伤心,于是到了要去这天完全没有推脱。只是想到要应付那么多人的场合,不禁感到害怕。给手机充满电,希望到时候能安静地泡在手机里,躲在角落里,不被注意到。希望早点结束。

买了手抓饼回宿舍,坐在床上正准备吃,想了想这样对床不好,决定不在床上吃东西。于是把头探出床,跪着享受我的晚餐。

上次带了一个超大的垃圾袋,和室友们准备了一周的垃圾。今天看到宿舍保洁阿姨给公共垃圾桶换袋子了,趁着阿姨出去的间隙,我们赶忙把袋子拿过去,表演一个大变活人。当当当!

呼呼,我室友也感受到了芒果干的美味咯。芒果干是超棒的。

Show thread

买了五袋芒果干,室友看傻了。不过我拿去大伙床上跟他们分的时候,他们还是乐滋滋地吃了起来。

由于两次摔坏屏幕的教训过于惨重,最近把电子书放在书包里,虽然有个套,但书包一摔还是心惊胆颤。深思熟虑后,我把电子书放进包装盒里,心感觉安稳了许多。

看完书后,我想了想还有啥事做,想起还有多项考试的准备工作可供选择。我一时眼花缭乱,索性躺在床上装死,希望麻烦事儿别找到我。

为了表达对某部动画片里的小孩子的喜欢,在一句话后一连跟了十多个感叹号,感觉把自己全身的激动都抒发出去了!

一大清早被委派做ppt,两个小时后终于下班。正打算享受游戏,短信告诉我京东快递的书到了。
我做出下楼去拿书的艰难选择。因为我想了想,如果现在不去,这几天可能都迈不出寝室楼一步了。

我指着头顶垂下的枝条:「那是啥呀?」
「柳树。」
「呀,那可是我呢!」我骄傲地说,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个柳字。
「真的?那挺惨的,这么小就成植物人了。」

今天早上醒来玩了会手机,然后睡着了。醒来发现手机早已滑落,手还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。
如果这时候我被杀了,我这个手势会被解读成什么死前遗言吗?这个念头一闪而过。我明白今天是时候读点推理小说以外的书了。

自从电纸书寄去保修后,我和室友借了个kindle(说起来我之前的kindle不知所踪了),发现太小了,看小说之外的书不称心,于是轻松地说服自己,终日泡在推理小说里。

台阶上,我们拿着工具。滋,当,哐,登,我们把雪往两侧推。好像在炒冰啊,我想。
雪被铲起来,向上,跨过扶手,向下,被投喂给台阶下的大地。雪就那样缩在一团,我想起了旺旺碎冰冰。
东北的雪天,真是一副很好吃的样子。

Show older
拱廊街

拱廊街,或许是侦探事务所的公开版本。